夏至。、

迟到的请假。
身体非常糟糕、最近事情也很多、心情很乱,完全没办法理出头绪来写东西,不想把负面的情绪带给你们,更不想带给我热爱的他们。所以暂时应该不会写什么了,等好一些,等一切都过去再说吧。
因为我是没有存稿的,所以文不会删,不会清号。很抱歉之前承诺了不会弃坑,我认为自己还是不会弃的,但是可能要拖很久了,抱歉。
感谢原先的陪伴。感谢看到这里。

【喻王】树影森森

在兰卡火车上突如其来的脑洞。
毫无逻辑。
OOC瞩目。
注意避雷。

——————

老旧的火车吱呀着冲进森林,一个男人身体蜷出异样的弧度,从半开的火车车窗里一跃而出,瞬间消失在绿荫之中。同样呱噪的锈电扇摇摆着把厚重的灰扇下,火车停了,车厢里闷热难过,每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之中,仿佛那个跳车的男人做的是最普通不过的事。车再次发动的时候却是倒开了,当它再次一头扎入森林之中的时候,又一个男人高叫了一句,大概是骂了句脏话,然后和前一个男人一样,以一种难以言喻的姿势扎了出去。不知道气氛鼓舞还是什么,陆续有人怪叫着从车窗跳出,唯有王杰希,坐在硬梆梆的座椅上,挺直着背,像棵小松一般。

他在等,等一个人能拖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是一个梦,王杰希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毕竟现实里恐怕难以有人做到那个扭曲的弧度。按理说知道这是梦了,人也就该醒了,但事实上,这个梦一直没有醒来。他试过跟着那些人一起跳下去,也试过努力走出车厢。每当他离开他的座位,摆脱那个车厢,他的眼前都会是一片刺眼的白,白色散去之后,他发觉自己坐在那个硬座上,对面的男人跳窗而走。所以他开始等,极有耐心,并不急躁,甚至,他还能在心里哼哼歌,放空地想想自己的肉身还在哪里,现在是在干什么。

哒哒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王杰希转头看过去,是一个小孩,一身白,脸圆圆小小的,眼睛却是极大,亮晶晶的。喻文州,王杰希看着小孩子的眉眼在一秒之内断定,却不知道这是哪出。

喻·幼年时期·看起来不超过五岁·文州看到之后眼睛里突然闪起光来。他拖着两条小短腿跑到王杰希身边,伸出肉肉的小手给他,“哥哥,带我走吧。”带你走?王杰希心想,我都不知道该朝哪走。当他还是伸手握住了小孩子的手,手感不错,软而热。说是要王杰希带他走,小孩子在王杰希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就拉着王杰希朝前走。在踏出车厢的一瞬,王杰希犹豫了,他并不想回到最初的那里。他看见小孩子的脸在他顿住脚步的时候扭曲出了一个哭腔,而后白光一闪,王杰希坐回了那里。

哎,我怎么能相信喻文州呢?就算是小时候也不该啊,果然又回到……王杰希的腹诽突然停了。这次他眼睁睁地看着跳出窗外的是幼年的喻文州和“他自己”,他们手拉着手,小喻文州的脸上有泪痕,但笑得很好看。

王杰希思绪混乱地坐在原位,恨不得真的跳一次车。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了,他要等的人是喻文州,能拉他出苦海的“救世主”是喻文州。他在位置上再次坐直,等待着下一个喻文州。

下一个喻文州来的很快。那是王杰希初见时候的喻文州。青葱岁月的喻文州,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同样的,那喻文州看见他似乎也是遇到了莫大的惊喜的模样,他伸出手:“蓝雨,喻文州。”王杰希一顿,下意识伸出手去:“微草,王杰希。”“我们走吧。”喻文州说。王杰希像是受了蛊惑,跟着人站起来,走了。

还是那个点,那个瞬间,王杰希犹豫了,17岁的喻文州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心情,把失望直接摆上了脸。王杰希来不及看仔细,眼前又是一道白光,再次回到了座位上。

王杰希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的人还是大多不认识,但是跳出去的人他是认识的。17岁的喻文州和17岁的王杰希,当年还拽得二五八万的王杰希回头朝他笑得嚣张。

王杰希第一次对自己感觉到头疼,他按了按太阳穴,在椅子上再次坐直。

喻文州又来了。这次是跟他同龄的25岁的喻文州,眉眼完全长开,笑容温和的喻文州。他还是朝王杰希伸出了手:“王队,走吗?”他明晃晃的笑闪了王杰希一下。王杰希把手伸出去和他的搭在一起。

又是那个点,这次王杰希一点犹豫也没有,跟着25岁的喻文州朝前走去。又是一阵白光,而后又黑了下来。

王杰希睁开眼睛,挡在他面前的那只手停了一会才挪开。王杰希又坐会了那个座位,不太一样的是,他身边坐着喻文州,那只为他挡阳的手的主人。梦……醒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他身边人,眨了眨眼睛。

“喻队,在一起吧。”

喻文州听到他的话转过头来,一向平静无波澜的脸上满是惊喜神色。

窗外,5岁的王杰希拉着5岁的喻文州,17岁的王杰希牵着17岁的喻文州,朝他龇牙咧嘴地炫耀。

窗内,25岁的王杰希握住25岁的喻文州的手,表情挑衅而得意。

———END———

说一下想表达的东西吧,估计看不出吧。
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在喻队和王队在旅游的时候,喻队向王队告白,王队喜欢喻队,但想的东西太多,很犹豫。每一个跳下去的人都是过去的他自己,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在一起才是好结局,所以除了那两对,之前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就是死了。犹豫的那个王杰希死了,变成了勇敢去爱的王杰希。
带病在斯里兰卡旅游散心。那里的火车不关门不关窗,在火车上做了一个有人跳出去的梦,我跟着跳出去之后就醒了。才突然有了这个脑洞。
感谢看到这里。

【喻王】神之肉(伍)

玄幻武侠设定,毫无世界观。
OOC瞩目。
注意避雷。

——————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伴着清淡的香气随风而至,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倩影出现在门口。

“哎,阁主,是那天那个女孩子哎。”黄少天抬起手肘戳了戳站在门边上的喻文州,“你说她是来干什么的?会不会是来找你的啊?”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自动忽略一些话,“是那天那个姑娘,听叶前辈说是要在正式比武之前先来讨教一二。”黄少天瞥瞥嘴,“这要讨教来还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我说她肯定是来找你的。”

那姑娘走近一些,朝喻文州行了一礼,喻文州无视黄少天揶揄的神色还了礼。“初见喻公子时门中小子多有冒犯,今日再见,望公子不计前嫌,多多指教。”“喻某已不记得那日发生过什么了,姑娘不必挂怀。”他朝姑娘笑笑,“请。”那姑娘也不客套,领着门下的人就朝里走。

按照喻文州他们对那西域门派的了解,这次说是讨教来的人之中只有那个姑娘会在比武赛上真正与他们交手,喻文州和叶修一合计,也不打算暴露全部实力,与王杰希一同在中草堂里拣了两三个小弟子,同叶修和黄少天组成应战队伍。

中草堂的那三个小弟子分别叫高英杰、刘小别和柳非。这高英杰是王杰希亲传的徒弟,天赋过人又勤勉有加,在小弟子一辈中算是出类拔萃的。刘小别从某一方面来说和黄少天师出同门,均是剑宗中的光剑一宗,端的都是一个快字,他虽年轻,但出剑和移动速度都极快,就是到底年轻,还尚且控制不好,发挥所长。柳非是一个耍暗器的姑娘,人率直强势,打法也如其人,利落得很。

一场比武下来,两方都打得酣畅淋漓,对面为首的姑娘抹了抹额头上的薄汗,向他们行礼,“东方果然多能人异士,小女佩服。”“姑娘不必谦虚,您这一身武艺在我们这也算是顶上乘的了。”客套的事一般都是喻文州出面做的,那叶修打完就没了影,黄少天更是在不远处又和刘小别杠上了。“喻公子谬赞了。”姑娘笑了笑,“期待再次与您相遇,我们就不叨扰了,先告辞了。”喻文州看了看后面,伸手拦了,“姑娘别忙着走,在这用了便饭再走吧。喻某还有一事要拜托姑娘。”那姑娘看了他一会,点头同意了。

一餐简单却很可口的饭菜下来,喻文州把那姑娘引向内堂,“是这样的。喻某有一位朋友,前些天意外中毒,喻某打听了一番,觉得可能是您那的奇毒,想问问您。”他请那姑娘坐下,“不知姑娘可知道有一种毒叫做通往天堂的路?”“通往天堂的路?”姑娘轻声重复了一遍,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喻文州不明白她那笑的意思,就静静地站在那等她说。

“喻公子。这通往天堂的路啊,可不是什么奇毒。”姑娘收敛了笑,“在我们国度,欢好之时方用此物。”姑娘晃晃手,“此物其实无毒,但有致幻作用,若中毒者心中无人,则用毒者会成为他的心上人,夜夜入梦;而若中毒者心有所属,则他夜夜美梦都将会是与心上人欢好之事。”那小姑娘换了个姿势,“唯一有些麻烦的是,若是那心上人与中毒者始终未能有真正交好之事,中毒者的昏睡时间会加长,很有可能昏睡不醒。”

———TBC———

短小的一章,病中摸鱼。
身体实在是很糟糕,致歉。
至少把老王暗恋文州的事拉出来溜溜了。
有小天使来催过文,感谢你们等我。
感谢看到这里。

【王喻联文】忆红莲 第三棒

这对我是吃无差的……向仅吃喻王的小天使们道歉。

——————

3.
人算不如天算,这校领导再怎么算日子算雨季求晴雨娃娃也抵不过天要下雨。轰轰烈烈一场大雨突然倒下来,打乱了校运节所有的计划。这取消校运会肯定得惹得这些贵族子弟抱怨闹腾,也是麻烦事一桩。还好这两个院校的校运会本就要开一个礼拜,项目也还多,校领导一合计就把室内项目提前了几日。

这可苦了喻文州,原本单人羽毛球和双人羽毛球比赛中间隔了近三天,如今这一改动倒好,他一天要比两场预赛两场半决赛,中间的间隔最长不超过两个小时,饶是他这种体力耐力极好的人,也觉得听来就挺可怕的。而且,他和王杰希之前练习了两日,那人羽毛球打得很不赖,移动速度很快,技巧也很好,就是想法有点小奇怪,要跟上他也不是什么很轻松如意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心很大的喻文州这么想。

王杰希是更不在意了,他报的其他项目都在室外,这两天是不可能比了,他也就成天和喻文州呆在羽毛球馆里练球。喻文州自然是享受这种待遇的,这相处时间长了,他跟王杰希就愈发熟悉了,那人剥离了面上的冷漠和疏离之后的模样使得他心里那点微弱的爱慕之意也越发强烈起来。

在双打预赛的准备哨声响起来的时候,喻文州还没从上一场比赛的疲累里彻底恢复。王杰希不着声色地搭了一把手撑着他,以让他多恢复一会。

这场双打对喻文州来说是打得酣畅淋漓,对手技术不怎么样,默契也不佳,而他和王杰希配合是前所未有的顺利。几乎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样子。

只不过,比赛一结束,王杰希撑着自己的膝盖喘息得似乎有点太过厉害了……

———TBC———

拉短字数的一棒。
下一棒@律非 (希望没圈错)

【喻王】呦呦鹿鸣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之前微博看到的老鹿梗,魔改。
设定人只能跟自己心里的鹿交流,而喻有超能力能看到别人心里的鹿。
OOC瞩目。
注意避雷。

——————

“对面那小家伙真精神啊。”垂垂老矣但还精神矍铄的老鹿感叹着对喻文州说,蹬蹬蹄子跃跃欲试。喻文州抬眼看了对面的人一眼,在心里只想对心里的老鹿翻个白眼,然后他就这么从心地做了。老鹿嘟嘟囔囔地斥他忘恩负义。

喻文州有个秘密:他能看见别人心里的小鹿。每个人心里都有头鹿,当一个人心动或者悲伤,那鹿就会跳动或者趴着。那些鹿有的年轻骄傲,有的衰老无力,有的精神焕发,有的懒懒洋洋,喻文州一一看来,内心毫无波动。喻文州从出生的时候心里就住着一只老鹿,那老家伙从来是一副对什么都没兴趣的样子,从而导致了他的心如止水。而他的老鹿第一次想撞人家的时候竟然是……

“喻队?”他对面的人见他发呆,伸出好看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唤了他一声。喻文州把注意力从心里那头突然躁动起来的老鹿上挪到了对面人身上,“啊,抱歉,王队,我走神了。”他对面的人是他的宿敌——王杰希,喻文州死命按住心里的老鹿,保持着笑容看着对方。

王杰希心里的鹿是一只小鹿,特别年轻的样子,仿佛是新生的婴儿一般。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好像还聚着水汽。喻文州已经很少在这个年纪的人心里看到这么幼小单纯的小鹿了。哎呀,喻文州仔细打量了一番差点笑出声,那小家伙竟然也是大小眼呢。喻文州对着心里的老鹿说:“你的审美真是糟糕透顶了。”“我来自你的内心!你的审美才糟糕呢!”喻文州轻笑了一声,确实觉得这大小眼还蛮可爱的。

“喻队,这分房间的事,你看这样行吗?”王杰希把手里的本子给喻文州推过去,认真询问道。喻文州接过来状似很认真地看起来。他们这是在聊世邀赛的事,王杰希虽然推了队长的职务,但被联盟的四大心脏一阵忽悠还是着手帮着处理一点事情。

“不要跟黄少天住啊!他心里那头鹿吵死了!不想跟他说话他还要说!”喻文州在看分配,他心里的老鹿也在看,然后毫不客气地跟他提意见。“你这么说少天要伤心的。”“我管他呢!关我什么事!我要清净!”老鹿愤慨,“你去跟他住。”老鹿抬起一个前蹄指向王杰希——心里的小鹿。

喻文州是个二十一世纪好青年,所以他十分从心地对王杰希说:“王队,我觉得为了更好地培养默契,我们应该把原先同队的队友拆开,让他们跟不同的人相处一下。”王杰希敲了敲手边的陶瓷咖啡杯,同意了:“也好,听你的。”王杰希把本子从他手里拿过来,“你觉得谁跟谁比较好?”“少天跟小周一间吧。”喻文州想了想。“是挺互补的。”王杰希轻笑一声,手下在本子上画了画。“那你呢?”王杰希随手改了几个,还就剩下了几个人没分配了。喻文州看了看心里死命蹦跶绕圈圈的老鹿,心里唾弃了他一下,然后说:“我跟你可以吗?”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下,“成。让张副去折磨叶修吧。”他把笔放下,合上本子,“接下来请多指教了。喻队。”王杰希说得真诚,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你为什么不让我撞他?”在喻文州送走了王杰希之后,老鹿愤慨地骂喻文州。“你别吓着人家。”喻文州在心里朝他翻了个白眼。老鹿忿忿不平地蹬了两脚地,喻文州心脏一抽,“你能不能矜持一点?”“矜持有用吗?你听过一见钟情吗?”“省省吧,我跟王杰希认识了快八年了,你的一见钟情迟到了略久吧?”“你突然开窍了不行吗?”“为什么是我?”“我是你心里长出来的,为什么不是你?”“说不过你。”喻文州选择闭上嘴不理他。“喻文州啊!你有出息一点好不好?去追啊!”老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没出息。”喻文州不狡辩,“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你说就这样子懒得撞的,现在这么急不可耐,到底谁没出息?”“我怎么知道我这新主人这么痴心一片啊?”老鹿也试图给他翻个白眼,差点没把自己折腾地翻过去。

喻文州跟王杰希的同居生活来得快,他安顿好行李,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另一边还在收拾的王杰希,越看这人越欢喜。他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出息也是够够的。喻文州盯着王杰希心里的鹿看着,猝不及防对上那双水漉漉的大小眼,心里的老鹿恶狠狠地蹦哒了一下。喻文州挪开眼睛,和王杰希客套了两句请多指教的话来,翻身躺下了。老鹿一口老血噎在喉咙口,呛得喻文州心跳直奔150。

二对二练习时候和黄少天一起对上王杰希和周泽楷,熔岩烧瓶砸在喻文州脚边也砸在他心上。血条清空的时候喻文州恍然间看到了索克萨尔心里的老鹿凶神恶煞地冲向王不留行,一头撞翻了王不留行心里的小东西。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拔掉账号卡,换了人继续训练。老鹿满心脏地绕圈走,时不时蹦跶两下,搞得喻文州心脏一抽一抽的。

世邀赛最后一场,场上的王不留行以刁钻的角度横亘在索克萨尔面前,索克萨尔一个及时的死亡之门带走了对面残血的两个人。荣耀在屏幕上跳出的时候,只有喻文州看见了索克萨尔拥住了王不留行,朝屏幕外的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来。心跳被折腾地超过180的喻文州气,他拔下账号卡,塞进了裤袋里,气势汹汹地把捧完奖杯拍完照的王杰希拐进了选手通道。

“喻队,怎么了?”王杰希有点疑惑地看着喻文州,他心里的小鹿也无辜地眨巴着眼睛。

喻文州会心一击,冲着自己的老鹿命令道:“撞他,撞到他跑不掉最好。”老鹿欢快地嚎了一嗓子,猛然朝对面的小鹿冲过去。那小家伙结结实实挨了一下,连逃跑都忘了,瞬间被老鹿用脖颈缠住。

“王队,我想跟你谈谈。”“谈什么?”“恋爱。”喻文州笑着看他,王杰希也看着他,刚要说什么就被打断了,“你心里的小鹿也这么想哦。”

王杰希的小鹿发出一声叫唤来,活泼可爱,喻文州的老鹿靠在他边上,任由小家伙在他头上磨角。

———END———

毫无逻辑,瞎扯淡。
神之肉估计要停一段时间了,身体欠佳,状态很差,抱歉。
可能会爬上来写点这种无脑小段子玩。
感谢看到这里。

我打个tag试试。我真的什么也没写。

经历了一次发文被屏……可是我什么也没写啊……而且我没存稿……发第二遍都做不到……随缘吧。

【喻王】神之肉(叁)

玄幻武侠设定,没有世界观。
感觉我应该不算失踪人口嗯。
其他CP不会过多提,明显描写会预警,其他自由心证。
OOC瞩目。
注意避雷。

——————

一句“你真是个好人”噎得一向八面玲珑伶牙俐齿的喻阁主一愣,只能苦笑一声,“王堂主客气,我们既为朋友,关怀您自然是正常的。”谁要和你做朋友啊。喻阁主这话也只敢腹诽,好在王杰希并不会读心之术。

王杰希朝他笑了笑,然后把叶修给他的纸条毫无忌惮地递给喻文州,“喻阁主可知道这东西?”喻文州算是饱读诗书,因为自身修炼也与咒术这种西域东西有关,王杰希觉得他可能会知道些什么。喻文州接过纸条,看了看,却是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抱歉,我从未听说过。”喻文州脸上确实是一副非常抱歉的样子。王杰希也觉得正常,正好此时下半场比武即将开始,就辞别了喻文州,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王杰希是个操心的命,下半场比赛看得认真仔细,聚精会神思虑颇多半个时辰下来,反倒比自己上场还要疲累些。他按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险胜一场的小徒弟们给予了恰当的表扬,并授意他们好生休息。这场大赛最终赢的是轮回教,那个英俊腼腆的教主在台上夸自己的队友也夸了对手,寥寥不过数字,也激得围观群众尤其是武林中的外门女子们一阵欢呼。

比武大赛结束,各众就该准备着与西域人的对抗了。这和中原武林大会不同,各位参赛者不仅对抗的是不熟悉的人,连同盟者都不是熟悉的。毕竟是从各门派选了佼佼者来组成的队伍,里面的人多是针锋相对过来的,配合明显成问题,好在这佼佼者中懂兵法之人不少,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便说好在这比武大赛之后要集结承训一段时间。

王杰希安顿好了他的徒弟们,跟许斌吩咐了注意事宜,就赶去了冯老的山庄。里面人已经不少了,见他进来,都客客气气地起来行礼,他一一还过之后,叶修提议暂时废了这点大礼,就平常问候也罢,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这里的都是中原武林的佼佼者,大多一身豪气,最烦这种烦冗礼节,王杰希也烦,但到底出生官宦世家,不会表露在面上,如今这礼要废,大家也是开心,说话间都轻快了许多。

冯老在这时从内堂走出来,行礼过后就说了一些激励人心的场面话,把领队头衔交给了叶修之后就又回了内堂去。叶修也不客气,直接开始了规划。他确实是集大成者,无论是自己的武艺还是计谋都属上乘,虽为人随性一张嘴又不怎么客气,但是一旦计划什么,这些心高气傲的江湖人也确实都还信服。但是这人呐,不闹出点幺蛾子也是不开心的。

而叶修闹出的第一个幺蛾子是关于房间分配的。这冯老的山庄虽大,却大多是练武的地方,住房不多,按叶修的计算两人一间刚好,还能腾出一间来供开会规划,好不打扰冯老修养。这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江湖儿女本就不拘着怎么住。这次选来的人里有两个女子,她们又确实很熟悉,自然是去了一间房,叶修给她们指了间风水、器具都上佳的房间,俩女子就挽着手进去了,留外头一群大老爷们继续等待叶修指挥。接着的指挥问题就大发了。他先是美曰其名要熟悉伙伴友好相处并且要互补地把话多要说的黄少天弄去了跟沉默寡言的周泽楷一间房,而后用了两人要多配合的理由把针尖对麦芒的孙翔和唐昊分去了一间,接着又是作息不规律的方锐被迫和作息规律得令人发指的张新杰,最后又是在外界看来有宿敌之称的王杰希和喻文州,他自己倒是找了个最省事好相处的李轩共住一室。一时间愤慨一片,而后被权限和冠冕堂皇的理由镇压了,只能各自愤愤地互相嫌弃地去向房间。

喻文州和王杰希倒没什么互相嫌弃的说法,他们还算熟悉,而且深知对方不是多事的人,共处一室也不会有什么矛盾。只是……喻文州在内心轻叹,和倾慕对象共处一室实在是有点考验他了。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因为王杰希,这个心无旁骛坦坦荡荡的人,拉了对外的帘子,就当着他的面开始换起了衣服,他只好迅速转身回头,开始在心里默念经文以致清心。

好死不死的,王杰希在这个时候唤了他一声:“喻文州。”自从叶修说了废除虚礼之后,王杰希就开始直呼他的姓名。喻文州没有回头,就是应了一声。“能来帮我换个药吗?”王杰希没管他,继续坦荡地说。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去。王杰希这时候正半裸着上身,手上还卷着点带着草药的纱布。视觉冲击有点大,喻文州再次深吸一口气,朝他走过去。他从王杰希手里接过纱布,“哪里伤到了?”“肩膀,上次被带毒的暗器划了,一直不太见好。”“就是那个?”“不是。不一样。”王杰希摇摇头,“这个就是普通的毒。”喻文州手脚轻柔但是动作还挺快地帮他包扎好。“好了。”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王杰希的肩,“伤口愈合得还好。”喻文州正直地评价,其实满脑子都是王杰希结实但白皙的上半身。王杰希微微侧头向他道谢。“以后还是小心点吧。”“练武之人身上怎么可能没伤?”伤在你身上不一样啊。喻文州有点无奈得想笑,他什么也没说。

面前的人还是裸露着上半身,白皙的身体上蒙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显然是为欲所困了。那双眼睛雾蒙蒙地盯着他,仿佛可以看穿他一样。那人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轻微喘着柔声说:“杰希……小心点。”

王杰希从梦中惊醒,房中另一个人的呼吸平缓绵长。

———TBC———

在考虑梦境要不要加点什么符号区分一下……求一个建议。
更文的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不会坑。
明天要去医院复查,给自己攒攒人品。
感谢看到这里。

一段胡说八道的小论文

这是王喻的无料活动,个人是吃无差,但因为产出基本是喻王本来不打算参与的,不过还是想很想要这个无料的,灯太太也退圈了,很想要一份纪念。感谢几位太太。
没写过小论文,诚惶诚恐。

——————

我吃上这对CP是从原著全明星喻队给王队鼓掌那里,那也是我粉上王队的一个场景。那个时候是非常心疼王队的,心情很复杂,每每重看都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他当时不过二十五岁左右,这个年纪很多人刚刚离开校园踏入社会,最该是意气风发、想要施展抱负的时候,他却已然为了团队用一种自爆式的方式为后辈铺了路。这话其实不好说,但我总觉得那个时候他仿佛在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准备后事一般。记者不懂,只觉得后辈屠神是个很不错的亮点;观众不懂,仅以为他状态下滑,觉得他江郎才尽。还好,他还有人懂。有人懂他的步步算计,有人懂他的呕心沥血,有人懂他的一心付出。这是我最期盼向往的一种恋爱模式。

有时候我感觉最好的一种恋爱应该是完全平等互利的。他们就是这样的。同为队长,能理解其他人不能理解的艰辛;同为职业选手,能懂得对方为了一个目标可以奋不顾身的坚持。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强势弱势,完全平等,完全是独立的个体。

这样的感情可能有些疏离冷淡,但我觉得他们就该是这样的。就像之前那个场面,喻文州不可能干涉王杰希在对待后辈方面的决定,理解他,为他鼓掌,已经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干涉是僭越、是害人的东西。当一个人的感情侵害到了另一个人的生活,这样的感情未免太过压迫人了,感情应该是让人觉得恰到好处的,这样就很好。

我描述下的两个人的生活都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波澜的。我总觉得这样更适合他们,他们都是理智的人,或许会有争吵会有冲突,但绝不会闹得沸沸扬扬,平平淡淡的或许才真的可以长久。

我向往老夫老妻的生活,希望我爱的他们也可以这么过下去,他们肯定会很好。

最后说句,王喻永不分手!

——————

完全没有逻辑,瞎写。
很难下手点评一个人,特别是点评感情,就希望他们好好的。
感谢看到这里。

【喻王】神之肉(贰)

玄幻武侠设定,没有世界观。
一句话双花。
OOC瞩目。
注意避雷。

——————

“各位今日齐聚于此,意在切磋技艺,故,与往昔一致,点到为止,勿伤性命。”比武大会的召集者冯老原是当今朝廷一员猛将,早年间就广交江湖人士,告老还乡之后便扯旗办了这比武大会。一则还是为了广交豪杰,二则也是为朝廷选一二得力勇将做准备。

“许久未见了,王堂主。”王杰希甫一坐下,就有人前来招呼。“孙前辈。”王杰希站起来,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不必客气。”男人笑,“听闻您之前中了西域之毒,如今可还安好?”“尚可。多谢前辈关怀。”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你我两家故交,关心是应当的。”他顿了顿,“更何况,我还有一事求你。”男人去了敬语。“你说。”王杰希点点头示意他有话直说。“张佳乐前几日也着了一西域人的道,我听闻方士谦云游四方,对这西域奇毒可能有所了解,希望能请他为张佳乐看一看。”这孙哲平曾与张佳乐师出同门,后因重伤隐退,再次复出之后两人几乎刀剑相向,而后又有消息称这两人似成一对,一时间成了江湖上的一段为人津津乐道的有趣故事,甚至还有好事者出了他两的话本来。这张佳乐本也是王杰希的前辈,江湖人讲义气,这事确实也该帮。左右方士谦近日也又回到了中草堂。王杰希朝他点点头,“等近日比武结束,我就让方士谦去你那,张佳乐前辈也在你那吧?”孙哲平感激点点头,“多谢你。”他行了一礼,离开了。

台下的擂台这时候也热闹了起来,不同门派的小师弟在擂台各角站定,各是蓄势待发的模样。王杰希这人对中草堂的小弟子向来认真,这时候也绷直了身体稳稳地盯着台下高英杰的身影。他有心认真,却有人不打算让他好好看。“王大眼儿,别看了,与其在这看还不如下去打呢。”一把懒洋洋的嗓子在他身后响起。“叶修,你怎么过来了?”这叶修是江湖上有名的集大成者,就是这张嘴不怎么讨人喜欢。“小唐又不用我盯着看,我就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都传闻说你中了奇毒,我这么一看,觉得你精神焕发,一点不像中毒的样子。”“承蒙关心。一切安好。”“你还是这么没趣儿。”叶修轻笑,“我是来告诉你,我可能知道你那是什么毒。”王杰希回头看他,“你知道?”“哥满腹经纶。”叶修到底是正经不过几刻。“别贫。”“你怎么还这么凶呢?要不是文州跟我说要我查,我还懒得帮你想呢。”“喻文州?”王杰希懵。“啊,你什么也没听见。”叶修翻脸飞快。“他跟你说什么了?”王杰希才不理他。“他说你神思倦怠,夜不能寐。”叶修买队友飞快。王杰希微微皱眉,“喻文州怎么知道的?”“你问方士谦咯。”第二队友被出卖之后,叶修给王杰希塞了张纸条就飘飘然走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张纸条,上头就几个字:通往天堂的路。王杰希暗自翻了个白眼,只想去打叶修一顿。不过他不能无缘无故地去打隐退的老人家一顿,而且他也不一定占得了上风,就只能悻悻地放弃。他把纸条揣回袖子里,眼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的喻文州身上。这人啊………他看不懂。

这场比武最终占了上风的是唐柔,她那一柄长矛舞得虎虎生威,那一身着红衣的修长身体最终直挺挺地执着战矛戳在擂台之上。观战席上的各位掌事者都站起来鼓掌,为了胜者的同时也为了败者。

中场休息的时候,王杰希先是跟藏在普通人观席之中的方士谦说了一下张佳乐的事,然后又提了一句叶修给的纸条,得到了一个暧昧不清的回应之后也不纠结,就转身去了蓝溪阁的席位。掌事者的座位和其它弟子不在一处,王杰希绕开普通弟子直接朝喻文州走过去。

“哎哎哎?王杰希你这是要干嘛啊?你一个中草堂的到我们蓝溪阁这里来肯定是不安好心啊!快走开快走开,一边去。”黄少天先招呼了他,然后被喻文州一句“少天”堵住了嘴。“王堂主有事?”喻文州行礼,王杰希规矩地还,“您有空单独聊聊吗?”“少天,你去看看小卢吧。”“哎,好。”黄少天走下去的时候瞪了王杰希一眼,“你注意着点,要是我们阁主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啊。”喻文州失笑。

“你怎么知道我的病况?”王杰希倒也直接,连敬语都利落地去了。“叶神跟你说了啊?”“嗯。”王杰希也无意为叶修隐瞒些什么。“去问了方前辈。”“他就告诉你了?”“嗯。”喻文州点点头。他向方士谦,这位王杰希曾经的搭档坦白了自己对王杰希那些倾慕喜欢,再加上他确实与王杰希关系不错,也的确不会乘人之危,自然而然地收到了那人戏谑的目光和王杰希的完全的病况。但这事他怎么能跟王杰希这么说,自然是半唬半蒙地晃过去了。

王杰希看了他半晌,“我没事。”他柔和了语调,“真的。”他朝喻文州笑。他知道这人对朋友看得极重,这情况他也只觉得这人是把他当作真朋友了,满心感激。“谢谢你。”王杰希真诚地说,“你真是好人。”

———TBC———

好人卡*1
喻阁主并不想说话。
我总认为江湖人讲义气够朋友绝不会趁人之危。
乱写,致歉。
接下来估计不会日更了,身体实在不行,抱歉。
感谢看到这里。